似乎是HAKUさん為我帶來了好運
檢察官並沒問太多尖銳問題 比起其他證人 對我算相當客氣

但這次訊問還是一樣的誇張...


起訴狀的事實欄的內容 一直是訊問的重點
雖然我一直覺得莫名其妙

我記得94/10/28聯合報的新聞 以非常聳動的標題說 告訴人與檢察官泡茶 律師事務所幫檢察官撰寫起訴狀
這樣的標題還蠻符合現今媒體的水準...

當每個朋友拿這件事來問我的時候
我都會回應說
"相信你們辦的案子中 如果檢察官或法官採用你的見解 應該會援用你們的狀紙內容吧"
"如果我這個沒受過司法官訓練的人 就有辦法撰寫起訴狀 那幹嘛要設置司法官訓練所勒~"
"檢察官會起訴 主要就是因為接受我們的主張
不能因為我們告訴意旨狀的事實 跟檢察官起訴狀的事實很像 就認為起訴狀是我們製作的吧"
所以我每次聽到檢察官問起訴狀的事實 就超不爽的
雲檢這群人 真是有理說不清

我只能說雲檢真是幻聽 從我的所有監聽譯文中 從未出現過起訴狀這個字眼
倒是從頭到尾都說告訴狀 或告訴意旨狀
可是 這一案的起訴狀中 卻一直說從譯文證據中可以看出 起訴狀是我撰寫的
真是看到鬼...


經過前幾個證人的訊問經驗
我們知道這位蒞庭檢察官通常是用監聽譯文來問話 當然對我也不例外
其中一個問題是 要我解釋一段監聽譯文
他問我為什麼有一段話裡頭會說到法官
我解釋說那是口誤 所以才在之後的第二句話便修正成檢察官
我都說我是口誤了
他還問我說 "你搞不清楚檢察官與法官的不同嗎"
我馬上回應他說 "我當然知道法官與檢察官的不同 所以我才說是口誤"
結果他在表示意見的時候 居然跟大家說
"以被告身為一個法律碩士 居然會發生將檢察官說成法官的口誤 真是"殊難想像""
挖勒 你就不要有口誤被我抓到...氣死我了

有個問題則是很好笑...
事前就知道檢察官會這樣問 因為林志峯主任之前也問過
很無力...
"你怎麼知道這些資料是從電腦上印下來的勒"
老大 要不然字型新細明體 字體12的印刷品 是我自己刻的唷...
可是這些心裡OX話是不能講的...
我很有禮貌的回應說
"因為阿 文件裡有些是郵件 從誰的電腦OULOOK印下來 都會在文件上秀出來阿"
"喔"

訊問過程中
看著檢察官從找到問題可以問我的欣喜 到聽到我回應的答案的失落
這樣一次又一次 一下喜一下面無表情
真是太有趣了
(唉 我真是越來越惡劣...沒辦法 看他們這樣處理案件 真是令人太生氣了)


本次訊問的高潮是 詰問結束後 表示意見的時候
其他律師居然熱心地站出來表示意見 替我說話
而檢察官則是一直被虧 暗諷不懂世間事

"顯然檢察官沒有在律師事務所工作過 律師的意見常常會跟當事人不一致是很常見的...
同樣的事實 是否以律師名義出狀 狀紙內容也會不同..."
"法院的判決不是也常常抄來抄去 大家都在抄最高法院的見解 你能說判決不是地院的法官寫的嗎..."
"縱鈞院認為起訴狀的事實 真的是他所撰寫的 那請問檢察官他究竟犯了什麼罪勒..."
律師群們說越多 檢察官的臉就越來越臭....
"想必 律師也沒當過檢察官吧 我們可不會沒看過卷證資料就亂抄襲的..."
就這樣 兩方人馬槓了起來

突然間 好像一切都不關我的事似的...
律師發表對程序的不滿 檢察官發表對徐檢的不滿
這真是一場讓人啼笑皆非的訊問程序...



最後
多謝HAKU跟律師群們 讓我過了一個難忘的生日~~
又感動又開心~

創作者介紹

等待天光

sunao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