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燕的事件 不是唯一的一件無奈...

今天HAKU幫我打電話給書記官
儘管我們對案件有再多的質疑
儘管書記官其實也幫忙了
檢察官為了什麼原因 就急著結案?
連聲請重新鑑定的機會都不給

"要提起告訴嗎? 這樣不起訴處分之後會有再議的機會..."
我默不作聲 這樣會不會給佳燕的父母多了一份期待 心裡卻要受一次煎熬
"我會問問他們的意見..."
我現在腦子裡迴盪著是 佳燕父母眼中的淚水以及室友哽咽的請託
該怎麼辦呢 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發現自己無能為力 這樣的感覺很差...

權利該怎麼捍衛? 如果我的武器只有法律
為什麼這個社會存在有黑道?
為什麼這些人會透過體制外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呢?

別以為號稱打擊犯罪的檢察官會幫你主持正義
面對一個月有上百件案件的檢察官 也只不過是個平凡人
有什麼因素可以期待他關注在自己的案件 如果我們不是個名人 不借重特權
我們將會被拋棄遺忘...

 

創作者介紹

等待天光

sunao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