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是第一次跟這些難兄難弟們一起吃飯
我和盧律師是跟曾建富警員同桌--另一個被莫名捲入案件的人
聽著他宣洩自己內心的不滿與無辜...
跟著一起抱怨雲林地檢辦案的草率
隨著訊問時間越來越接近 我的心開始焦躁起來

"打個電話給HAKUさん好了 或許這樣心情會好些吧" 我想...
才想打電話就發現自己不小心把HAKUさん手機關機了
(早上發現自己手機快沒電了 臨時跟HAKUさん交換手機 )
"糟糕 不知道SIM卡的密碼"
跟別人借手機 撥給自己的手機 也沒回應
不會吧 ...今天真得這麼背...
原本怕被虧 所以不想直接打電話到事務所 現在也只能打回事務所
"ㄟ~ 我以為他去雲林找你耶 讓我羨慕的要死... 他一早就請假 ..."
果然被虧了

"一大早..." 如果他真得下雲林 也應該到了吧
奇怪...回去在問他跑去哪了

我呆坐在證人休息室等候訊問 開著電視新聞 一邊整理自己的思緒
"真悶..."
我順手拿起皮夾 看著裡頭的照片...
"喀!"
門被打開了 我心想 "輪到我了..."

抬頭看到HAKUさん 站在我面前
一時之間我還沒意會過來

真得 真得 很開心!!
"謝謝你..."

創作者介紹

等待天光

sunao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