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五日,晴

二00四年九月五日是我生命中非常戲劇且荒謬的一天,從未想過自己居然也會成為最被我唾棄的記者們,拍攝與追逐的焦點。這一切都是拜徐維嶽檢察官,以及一群號稱遵守偵查不公開的司法人員所賜。
這一天是星期一(Monday Blue),前一天晚上才參加完古跡巡禮,坐末班車從彰化趕上台北,雖然一到台北的家就上床睡覺,但是仍舊非常累,沒有休息夠的感覺心情很Blue,原本又想偷懶請病假,可是一想到八月份誇張的遲到紀錄,以及星期一早上的例行會議,我知道今天不能賴床。
「還好,今天沒遲到太久。」今天早上不是不排約嗎?怎麼一早就有客戶。怪了,老闆怎麼一早就坐在小會議室,還有四個人圍在外面。氣氛相當的不尋常,讓自己覺得新鮮之外還有不安。
「裡面是調查局的人。」「調查局?幹麻!」我先是一愣,後來其中一個人過來問我,「你是李小姐嗎?請你過來一下。」這時我腦中馬上閃過數位光啟公司。
之所以有這樣的意識,是因為前一段時間曾聽林小姐說過可能有人我們也會附帶被監聽,因為檢察官說他最近因為簽賭案被監聽。當時只是覺得莫名其妙,既然是針對職棒簽賭案,怎麼還會附帶監聽的,反正清者自清,所以也沒不以為意。即便之後某一次跟林小姐閒聊時,他跟我說我她們台中公司在短時間內連續失竊兩次,重要的東西沒有丟掉,可是電腦卻被有使用的痕跡,更詭異的是監視器卻沒有拍到。當時她問我會不會是晏子明搞的鬼,當時我只是笑笑的跟林小姐說,也許他人並沒有你想像中那樣的壞,我也不願意將這次失竊案與數位光啟案件聯想在一起。
縱使如此,我還是想不到什麼事情需要發動這麼多調查幹員,特別是今天調查局的是南機組派來的人,實在是相當好奇是否有什麼大事情要發生。
「他們是要來搜索的」同事小聲的跟我說。「搜索!?」我頓時充滿驚訝與不解。「是喔!搜索票寫什麼?」「我不知道耶,老闆在裡面...」進到小會議室,我迫不及待的想看搜索票的內容,撇著頭看著老闆手中的搜索票。「數位光啟的資料?為什麼要這個?」「我們不能透露案情,我們只負責搜索這些東西,請你們提供。」什麼嘛,這樣的理由真的讓人覺得很不悅。
「李小姐,可以給我們看一下你的電腦。」「我不曉得耶,這是公司的財產要問一下我老闆。」這時候當然是聽老闆的話。
隨即老闆與調查員展開一場搜索扣押攻防戰。最後,老闆為了避免今天公司事務及約會因此延宕,決定提供資料。我也乖乖的打開電腦,開機後我習慣性的離開座位,開始處理其他事務。因為我的電腦很自我,一定要讓他慢慢運作,如果催他,就馬上罷工。
開機之後就換負責處理電腦資料的調查幹員接手,他試著找出電腦上的所有他們想要的資料。只是我電腦,已經到了隨時可能掛掉的病況了,裡頭還有一隻永遠都砍不掉的木馬,一開Media Player,畫面還會急速縮小當機。所以我每天都有掛掉的心理準備。
好不容易開機完成,調查員決定依自己的方式進行搜索。我很雞婆的問:「需要我找給你嗎?」畢竟還是不喜歡讓別人用我的電腦。調查幹員靜靜的沒有回應,我想他可能怕我不誠實提供資料吧。看著他四處點阿點,完全無法理解我資料分類的邏輯。「真的不需要幫忙嗎?」還是沒有反應。看來我還真是不能相信,畢竟我們現在的身分是敵對的。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他開始使用搜尋功能。好吧,那你就慢慢找吧。我電腦裡的檔案實在很多,畢竟我來事務所也一年多,擔心處理過的資料還要被利用,所有作業過的資料並沒有刪除。後來,可以想見的,他終於受不了了,「你的電腦怎麼跑這麼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aoli 的頭像
sunaoli

等待天光

sunao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